欢迎您!
主页 > 成考 > 正文
【学术】全蝎:内服外用皆为妙药
日期:2022-05-07

  全蝎为钳科动物东亚钳蝎的干燥全虫,味辛、性平,有毒,归肝经,有息风止痉、解毒散结、通络止痛等功效。而其外用之法更是神奇,有许多世医少知而疗效甚佳之用。

  其一,急慢惊风。外感时邪入里化热,或痰热内蕴引动肝风,发为急惊风,而见高热神昏,四肢抽动,两目天吊等症;或脾虚肝旺,或热病后期,阴液耗伤,虚风内动,发为慢惊风,可见精神萎靡,四肢不温,沉睡昏迷,手足蠕动,时或抽搐等症。“诸风掉眩,皆属于肝”,全蝎主入肝经,功善息风止痉,故为上述证候之要药。

  其二,癫痫。本病发作不离风痰,抽搐,神志不清,口吐涎沫等,皆是其征。全蝎善于息风,有祛痰之效,故《本草正》云其“开风痰”,为中医治癫痫之主药。笔者常用全蝎、蜈蚣、天麻、胆南星、郁金、白矾、灵磁石、粗瓷粉(自备)制成散剂,配伍到辨证论治方中,治疗癫痫效果不错。曾有一患儿,用西药控制不佳,找笔者用中药治疗,不期服药两周未再发作,遂停西药,只服中药,仍未发,1月后减半服用,3个月后停用西药,至今年余,患儿癫痫未再发作,一切正常。

  其三,破伤风。破伤风系由破伤风杆菌引起,中医认为此病属于外伤后复感风毒邪气,生风化火,风火相煽而成,症见牙关紧闭,筋脉拘挛,四肢抽搐,甚至角弓反张,皆为风火之象。全蝎既可息风,又可攻毒,治疗此证甚为合拍,常配伍勾藤、蜈蚣、僵蚕、蝉蜕等。

  其四,帕金森病。又称震颤麻痹综合征,病机为痰瘀互阻,虚风内动,故出现手足振摇,颤抖不可自制等症状,可以本品与蜈蚣、僵蚕、地龙、天麻、勾藤、山萸肉、白芍、煅牡蛎、鳖甲、龟板、熟地等配伍,有延缓病情发展,缓解症状的效果,但不具备治愈的能力。

  风邪入肺,或肝热刑金,出现痉咳不止,症见咽部痒感,遇风或不洁空气时呛咳不止,成串性咳嗽,每发则数十声方断,痰少而黏,每每持续多日,中西诸药治疗效果不佳。属中医风咳范畴,用息风止痉法有效,全蝎因其善治内外诸风而为必用药之一。近年来咳嗽变异性哮喘逐渐增多,本病属于难治性咳嗽,全蝎也有不凡的表现。笔者常以本品配伍地龙、旋覆花、白芍、炙甘草、蜜麻黄、杏仁、蝉蜕、荆芥等,酌加对症之药,治疗此病百余例,无不效者。

  外感风邪引发的肌肉麻痹与痉挛,如面神经麻痹,全蝎专治风邪而有其用武之地。笔者曾治一30岁女士,因过于辛劳,又冬日外出感寒,回家后左侧面部不自主间歇性抽搐,去五官科诊治无效,求诊于余。用麻黄附子细辛汤合芍药甘草附子汤,加双花、全蝎,一剂取效,抽动减轻、频率减少,3剂后痊愈。

  古谚有云“无风不作痒”,很多皮肤病出现瘙痒症状,对于轻者,荆芥、防风、蝉蜕等即可解决,但是对于瘙痒严重者,则需全蝎发挥作用。如治疗顽固性荨麻疹,有报道称,用全蝎1枚洗净,塞入顶部开孔的生鸡蛋内,蒸熟,去蝎食蛋,每天2次,5天为1疗程,治疗慢性荨麻疹73例,总有效率97.2%,最短疗程者5天,最长者34天。笔者以此法治疗5例,获效。另有顽固性湿疹,在清热解毒凉血方中加入全蝎、蝉蜕,可以明显提高疗效。曾治一60岁女士,患顽固性湿疹半年,双手背湿烂破溃流黄水,久治不愈,笔者以四物汤、四妙散合方,加旱莲草、槐花、大蓟、全蝎、蝉蜕、荆芥,7剂痒止,10剂后痊愈,患者惊为神方。

  本品善行,有搜风通络止痛的功效,故用于治疗经络痹阻引起的多种疾病,例如痹证、中风后遗症、偏正头风等。

  其一,痹证。全蝎有很好的通络止痛之功,对于风湿痹痛病情较重,关节拘挛疼痛,久治不愈者,在处方中加入本品,可以搜剔骨节间之邪气,助祛风除湿药建功。如《会斋直指方》以全蝎共末,酒调服,治风淫湿邪,筋节挛痛,手足不举;另可配川乌、地龙、麝香、黑豆为丸,即《医学纲目》中的麝香丸,治肢节疼痛游走不定,状如虫啮,昼静夜剧。

  其二,中风后遗症。中风后遗之半身不遂,口眼歪斜,舌强语蹇,虽说有气血不足的病机,但也与经络痹阻有关,全蝎善于息肝风,且有通行走窜之功,于此证甚宜,而古今医家也多用之,常配伍僵蚕、蜈蚣、白花蛇、天麻、地龙等。

  其三,顽固性头痛。古称头风,多由于瘀血内阻,脉络不通,或肝经风火上攻于头而成,全蝎善于通经活络,止痛之力亦强,故常用于此证。从古今记载来看,本品单用即可取效,如果配伍天麻、川芎、钩藤、僵蚕、蜈蚣等效果更佳;若兼有痰浊盛者,可以在以上配方基础上,加入南星、白附子,则更易取效。

  全蝎性善走窜,性平有毒,但可以毒攻毒,有解毒散结、消肿止痛的作用。如治疗无头疽,初起无头,发于骨骼,乃毒邪深伏,阻于筋骨,以致营卫不利,气血凝滞而成,表现为附骨疽、环跳疽等,多见于现代医学的慢性骨髓炎等。全蝎对于此症非常适用,如《医宗金鉴》治疗附骨疽初起的保安万灵丹,就是以本品配伍当归、羌活等组成。

  流火(即腿部丹毒),多由肝火湿热郁遏肌肤所致,缠绵难愈。国医大师朱良春以蝎甲散(全蝎30g、炮穿山甲45g,共研极细末,每次4.5g,每日1次)治之,有卓越疗效。一般服药第一次后寒热可趋清解,随后局部肿痛及腹股沟之焮核(肿大淋巴结)亦渐消退,多于3日左右缓解,乃至痊愈。

  瘰疬结核也是难治之症,本品攻毒邪,拔火毒,散瘀滞,消痰结,故治疗淋巴结核或慢性淋巴结炎有效。《外科正宗》所载的六宫丸,专治瘿瘤肿块紧硬不易消散,以本品配合蜈蚣、僵蚕、空山甲等。

  全蝎性走窜,有通窍之功,故常用于耳目之疾。笔者对于耳聋,在辨证方中加入全蝎、菖蒲、郁金,可以提高疗效。全蝎通窍明目之功,历代医家少有记载,但据四川泸州医学院王明杰医生介绍,将全蝎加入补益剂中能增强明目作用,而单用一味也有恢复视力之效。另外,据陕西王幸福医师介绍,治疗青光眼、眼压升高,目珠疼痛,可以龙胆泻肝汤加全蝎3~5g研末吞服;慢性泪囊炎急性发作时,以全蝎为末服,一味即可收效。

  全蝎有开胃醒脾之功,可以治疗小儿厌食症,有报道以全蝎8g、鸡内金10g,共研极细末备用。2岁以下每次0.3g,2岁以上每次0.6g,每日2次,4天为1疗程,可服2~3个疗程,每个疗程间隔3天,共治疗50例,1个疗程治愈者43例,总有效率98%。据此,临床上对于一些严重厌食证服用焦三仙类不效的患者,可在方中加入全蝎2~3g,每日分两次加入汤剂中冲服,有很好的开胃进食效果。

  全蝎性善走窜,有搜剔之能,而按叶天士的理论,病久入络,故对于顽证痼疾可以加入本品增强疗效。王幸福认为,“全蝎是久病顽疾的克星,有些患者治疗过程中,相当地麻缠熬人,百法用尽,不见进展,这时不妨加入一味全蝎试一试,常收到柳暗花明的效果”,此经验是从实践中得来,并且符合“久病入络,当用搜剔之品”的古训,可以效法。

  以上所述者都是内服用法,而全蝎的外用法更有出奇之妙,下面介绍几种供参考应用。

  有报道以全蝎10g、冰片5g,共研细末,以菜油拌匀,做成一枚硬币大少的药饼,敷于外廉泉穴或下颌角正对肿大扁桃体处的皮肤上,3天换1次,以贴至外表皮肤发红、有渗出时为度。随着渗出增多,肿大的扁桃体随之减小,治疗92例,全部有效。笔者曾依此法治疗10余例患者,全部有效,对慢性扁桃体炎效果更佳。

  以全蝎、枯矾各等份,研细末,用时将患耳洗净,用器具吹入药末少许,每天1次,连用3~5天,效佳。

  以全蝎、蜈蚣、冰片、凡士林制成膏剂,涂于患处,对于二、三度压疮,平均治疗5~7天治愈。

  以全蝎、冰片、蜈蚣、凡士林为膏治疗手足顽癣30例,21例治愈,总有效率100%。同时,以烫全蝎之后的热水涂手,治疗湿疹甚效。

  全蝎45只,蟾蜍7~10只,鲜蛋黄1斤,上药入麻油2斤内煎后去渣备用,即成生肌油。治疗时先以生理盐水清洁创面,再按创面大小外敷生肌油,每天换药一次,有很好的治疗效果,并可减少瘢痕的产生。

  本品含神经性毒素,与蛇毒相似,中毒量为30~60g,10g以下相对安全,可放心应用。内服以丸散为佳,如入汤剂,可以打粉冲服,煮后药力降低,必须注意。一般成人每日用量3~6g为宜。外用适量,多调涂患处。有服用本品出现蛋白尿及过敏反应的报道,临证时应注意观察。